我家住房“三级跳”

年近八旬的爷爷感慨万千。31年前,爷爷住的房子还别国这个客厅大,却住着祖孙三代。年近八旬的爷爷感慨万千。31年前,爷爷住的房子还别国这个客厅大,却住着祖孙三代。

  如今,我们家的住宅实现了“三级跳”。1987年,父亲随爷爷来到南充,那时候的南充远别国如今繁华。

   记得刚来这座城市, 我们祖孙三代曾住在白塔嘉陵江大桥附近的一间平房里。 房子布置极为简单,拉上帘子就隔成了三间,最里面是父母的床,紧靠着一个大立柜;床后面是另一间卧室,也是储藏室,爷爷睡觉的地方;外面则是我睡的折叠钢丝床,白天把钢丝床收起,就当客厅兼饭厅。厨房里只有一个水槽和一个煤炉。 城区到处都是低矮的民居, 大街上别国多少高层建筑。

 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,父亲单位分了楼房, 是最早的那种简易楼, 拥有产权。虽然只有70平方米,拥挤不堪,但在当时能住上楼房的毕竟是少数人, 因此那时的我,总能感到一种知足和自信。南充在商品房推出初期, 基本是零星开发、分散建设,火柴盒式的建筑风格,方方正正的楼房、规规矩矩的小窗户,这些单体楼不仅破坏了城市环境空间的统一整合,而且不利于公共设施的统一配套。

  本世纪初,封闭式管理的住宅小区起先兴起,但只是几层小楼加一个院落,绿化、娱乐、安全等设施一片空白。2004年,我在嘉陵一中附近买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, 面积90平方米, 尽管当时的小区物业管理仅局限于环境保洁、设施维修等,但这个小区的房子仍销售一空。这一利好消息刺激了市场,花园式住宅小区渐渐取代了合围式的居民大院,并成为市场主流。2016年,父亲在蓝光coco香江小区买了9楼一套面积为140平方米的复式商品房。

  推开窗户,习习凉风扑面而来,城区日新月异的风貌尽收眼底, 让身体与精神彻底放松。住宅设计上,通风、采光等成为我们选择房屋的紧要指标,飘窗、开放式衣柜等新概念进入了我们的生活, 实现了房型结构的人性化与实用性相结合。 物业管理告别了“门卫大爷和一条狗”的历史,对讲报警系统、电视监视系统、户外远程监控等智能化安防系统,让业主舒心更放心。

  我家住房“三级跳”的历史,就是南充市民住房条件变化的一个缩影。住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,是大多数南充人近年来的切身感受。随着南充经济不断发展,世界500强的几大房企纷纷进驻南充,一幢幢集欧美时尚元素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一个个设计新颖配套齐全的小区如雨后春笋,为市民提供一个舒适、幽静居住环境的同时,塑造了斯文又富有特色的城市建筑景观。

  从居者忧其屋到居者有其屋,
南充新闻,讲述家乡的故事。有观点、有态度,接地气的实时新闻,传播南充正能量。看家乡事,品故乡情。家的声音,天涯咫尺。